短期动力煤市场利空因素仍占主导

兴旺娱乐手机版

2018-07-11 22:26:28

4月16日之前,国内动力煤价格处于持续下跌状态,2月初以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累计下跌达到200元/吨,4月16日市场价格普遍降至570元/吨左右。此后,环渤海动力煤价格出现了快速反弹,仅仅一周之后,也就是4月23日,环渤海港口5500大卡市场煤出现了610元/吨的成交价。市场似乎就这样转眼间由冰冷转向了火热。

4月16日之前煤价持续下跌的原因已经尽人皆知,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这里要讨论的是煤价为何转眼间就由冰冷走向了火热?后市动力煤价格将何去何从?

关于此次煤价反弹,市场上有观点认为是一家实体企业和一家金融机构的合谋炒作。对此观点笔者不加评价。这里想说的是即便是炒作,也不可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短期市场煤价能反弹回升,一定有其根本原因。

首先,此次价格反弹的直接诱因是部分港口重新收紧煤炭进口。4月13日海关发布3月份进出口数据,3月煤炭进口量同比继续保持大幅增长,1-3月煤炭进口总量累计达到7541万吨,同比增加1073万吨。之前,福建部分港口已经收紧了煤炭进口。福州市口岸办曾经发函表示,4月1日起,按照国家压减煤炭进口政策统一要求,福州港罗源湾港区的码头泊位在临时开放期间不得经营煤炭进口业务。4月13日下午,厦门港紧急通知船代及贸易商,按照国家继续加大进口煤管控要求,禁止接卸进口煤。随后,防城港也取消了一条计划当晚靠泊的进口煤船。转眼间,进口煤限制措施快速升级,极大的改善了市场氛围。

其次,在市场氛围改善之后部分中小用户煤炭采购量开始恢复。目前正处于电煤需求淡季,电厂电煤日耗处于一年中较低水平,而且距离夏季用电高峰尚有一段时间,再加上电厂特别是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库存较高,其电煤采购积极性并未被点燃。但是,部分水泥厂、造纸厂、化工厂等中小用户的采购积极性却被激发了出来。这是因为,一方面,煤价已经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持续下滑,环渤海市场煤价格已经回到了相关部门划定的绿色区间;另一方面,在前期煤价持续下滑时,整个市场都在观望,终端用户大都只是保留了一部分刚性采购,都在有意的降低煤炭库存。3月下旬以来国有的六大发电集团电厂都在逐步降低电煤库存,何必多数更加市场化的中小用煤企业呢?在市场氛围改善之后,这部分用煤企业采购积极性很快被激发了出来。4月16日之后环渤海港口锚地船舶数量和沿海煤炭海运费的变化很好的反应了这一点。

再次,当部分中小终端用户和贸易商采购需求增加时,发现主产地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煤。因为沿海市场2月初便进入了下跌通道,坑口部分贸易商在春节前把物流园区和站台的存煤在高位基本处理完了。春节后,坑口、港口煤价双双持续回落,为了降低风险,多数贸易商只是保留了维持客户刚性采购的最低库存,因此各大物流园区和铁路站台的煤炭库存并不多。由于销售下滑,部分煤矿产量也进行了一定压缩,尤其是部分露天矿,在销售不畅的情况下,企业采取了停产半停产措施。当部分终端采购需求突然增加时,坑口出现买煤难的情况也在情理之中。由于销售突然好转,最近主产区部分煤矿小幅上调了煤炭价格。

以上就是此轮煤价反弹的主要原因。目前时间是4月底,正处于一年中动力煤需求淡季,距离夏季用煤高峰至少还有一个月以上时间。后期煤价将何去何从?下面分析一下后期影响煤价走势的主要因素。

首先,此轮煤价反弹或对煤矿生产形成一定刺激,主产地部分贸易商存煤力度也会有所加大。此次煤价反弹打破了煤价持续了两个多月的下跌趋势,市场对后期走势判断出现分化,持乐观看法的部分贸易商采购力度势必会有所加大。受煤价反弹回升、销售好转影响,主产区煤矿产量势必也会有所释放。如果后期终端需求不能持续好转,产量的回升以及贸易商库存的积累势必会重新给煤价带来一定调整压力。

其次,目前进口煤限制力度并不像去年四季度那样严格。有了去年四季度的经验教训之后,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对进口煤的管控整体上偏于谨慎,像去年四季度那样,多个一类港口直接禁止进口煤船接卸的情况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现。之前表示或传言要禁止进口煤的部分一类港口,目前一些进口煤船还是可以正常卸货,只是通关时间延长了。如果仅仅是通关时间延长,经过短暂的过度期后,煤炭进口量应该还是可以保持在较高水平。进口煤对于补充沿海地区煤炭供应,稳定国内煤价将继续发挥作用。

再次,目前港口和电厂煤炭库存整体处于较高水平。目前,秦皇岛港、黄骅港、国投曹妃甸港、国投京唐港和京唐港老港等环渤海5港煤炭库存接近1600万吨,较去年同期偏高250万吨以上;4月19日,煤炭江湖汇总的华东、华南、江内港口动力煤库存总量为3153,较去年同期高出近300万吨;4月25日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煤炭库存1315万吨,较去年同期仍然偏高220万吨以上。短期内偏高的煤炭库存必然会抑制市场总体采购需求回升,进而抑制煤价反弹。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5月份发电耗煤大概率会低于4月份。对于动力煤来说,特别是对于沿海地区动力煤来说,受水电出力季节性回升影响,5月份火电发电量和发电耗煤量往往会较4月份偏低。有人可能注意到了,4月24日,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耗煤量回升至70万吨,接近历史同期最高水平。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峡水库蓄水保水导致出库流量和发电量受到一定影响。最近两三周三峡上游来水同比是有所减弱,但三峡上游水位同比却在回升,这说明三峡在有意蓄水。不久前,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消息称,今年长江上游降雨正常偏多;长江中下游降雨偏少,中游部分地区可能出现伏旱。对此,长江防总提出建议,对于阶段性高温干旱的发生发展,应及时做好蓄水保水和水源调度工作;夏季高温日数预计偏多,还要注意电力的科学调度。最近三峡出力降低,可以理解为在处于用电淡季时,火电适当多出点力,等到进入用电高峰,水电多出点力,同时缓解中下游的干旱问题。进入5月份之后,随着上游来水增加,三峡不可能持续蓄水,水电出力季节性回升几乎是必然的。在电力需求不出现重大变化的情况下,随着水电出力提升,火电发电量和发电耗煤势必要回落。随着发电耗煤量回落,电厂如果继续保持正常采购,其煤炭库存也将再度回升,最终进一步抑制煤价。

总体来看,虽然近期部分终端中小用户采购量增加了,但当煤价再次失去上涨动力转而回调时,其采购戛然而止也并非不可能。如果政策不出现重大调整,短期动力煤价格尚缺乏持续反弹基础。而且由于近期的价格反弹,坑口和港口价格基本上得以理顺,大秦铁路检修结束之后,运力也将得到提升,再加上产量的恢复和部分贸易商采购量增加导致的库存积累,与价格反弹前相比,煤价面临的回调压力并没有实质性减小。只是接下来的煤价回落很可能是由坑口向终端顺序传导。

再往后看,随着煤价持续下跌,进口煤限制或许还会再度加码;南方省区去产能也将导致煤炭产量进一步收缩;夏季高温可能导致用电需求增幅较大等一些煤市利好因素可能也会接连出现。但是,短期动力煤市场应该还是利空因素占主导。